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探底”情绪略有修复,超跌品种迎报复性反弹

内容详情

品种专区

“探底”情绪略有修复,超跌品种迎报复性反弹

浏览量

​  “探底”情绪略有修复,超跌品种迎报复性反弹

  事实上,6月中旬以来,大宗商品市场的回调,既有需求的因素,也有供给的因素,并且以美元流动性因素为催化剂。多重因素共振下,此前交易供给短缺和需求韧性的商品多头遭受了一定冲击。

  在国贸期货宏观研究员郑建鑫看来,国内经济周期分化、政策周期分化必然导致资产走势的分化。“一方面,海外经济衰退预期升温,以外需为主的能源、金属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另一方面,以国内需求为主的黑色系商品则具有较强的支撑。” 

  实际上,黑色板块在本轮下跌中幅度相对比较克制,且近期有一定的止跌现象。

  就黑色系来讲,本周库存数据显示,钢材产量大幅回落,厂库、社库双双大幅去化,表需略有回落。“当前钢材现货实际需求依旧偏弱,但预期持续得到改善,价格或继续振荡筑底。中期稳增长的主线逻辑依旧明确,将更好地支持经济复苏。后续随着稳增长政策落地见效,需求有望触底回升。其中,新增开发性金融支持政策、基建基金等发力将继续支撑基建投资增速回升,同时,各地仍在加大对房地产的支持力度,高频数据显示6月房地产销售环比出现明显的改善。”郑建鑫称。

  “农产品尤其是油脂周四的超跌反弹,更多还是跌停后短线资金减仓获利导致的技术性反弹。”新湖期货油脂高级分析师陈燕杰介绍,从基本面看,印尼棕榈(8334, 396.00, 4.99%)油库存依旧超高,出口压力较大,出口税可能进一步下调,基本面仍趋空。在基本面预期没有实质性改变之前,棕榈油暂时是不会有报复性反弹。“就豆粕(3921, 66.00, 1.71%)而言,成本端主要看CBOT大豆(5869, 26.00, 0.44%),美豆跌幅有限决定了豆粕不会出现急速下跌。”在陈燕杰看来,油脂目前的超大波动率、急速暴跌势头,根本原因在于产地,特别是市场对未来印尼棕榈油会大量降价出口预期的反应,市场已经从交易现实转向交易预期。

  “就有色板块来讲,其实有一定超跌反弹的味道,不过这其中的分化也比较明显。相比铜,锌更为强势,其实也体现了国内定价的逻辑。”国投安信期货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而实表示,能化板块的分化表明,上游成本驱动较强的品种跟随最近原油的回调,成本端在回落,而更下游的品种有很多也开始表现自身的供需逻辑。

  李而实认为,在短期快速大幅回落后,很多品种已经发生了估值的快速回归。超跌之后,市场心态和情绪开始谋求一定的修复。

  “之所以谋求修复,在于美国打压商品的目的是为了能够使经济避免因为快速加息而陷入快速衰退通道。”在李而实看来,极度恐慌情绪释放完后,市场会谋求新的驱动力。

  “向上”驱动力存疑,警惕“二次探底”风险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6月中旬以来市场的回调,主要有两方面驱动:一方面, 6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加息75个基点,对总需求端进行了极限施压;另一方面,美国也开始谋求全球供应链的改善,并试图控制油价,这也是商品价格重挫的原因之一。

  “短期恐慌性下跌,更多是把俄乌冲突以来的地缘溢价抹去,尤其是当原油价格回落到100美元/桶附近的振荡区间下沿时,市场开始超跌反弹,各品种开始有所分化。”李而实表示,目前,需等待新的逻辑进一步明朗,大宗商品下行趋势也到了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郑建鑫告诉记者,经过一段时间的大幅调整后,中美、中欧经济周期分化、金融周期分化,势必将继续成为市场的交易主逻辑。

  “一方面,欧美经济将延续下行趋势,而国内经济将延续复苏走势;另一方面,欧美将继续加快收紧货币政策以对抗高通胀,而国内通胀压力不大,政策将继续保持适度宽松。”郑建鑫认为,在此背景下,国内外股市、债市、商品走势都将继续分化。其中,有色金属将面临长期的压制,而以国内需求为主的黑色系存在阶段性反弹的可能,能源供应依旧紧张,价格或维持高位波动。

  在他看来,大宗商品近期反弹表现出的分化局面已经说明,商品交易逻辑将发生变化。国内主导、与国内政策相关的品种可能延续向上的行情,海外主导的大宗商品将延续偏弱走势。“做多国内主导商品、做空国外主导品种的配置可能是后市交易的主线。”郑建鑫说。

  目前,市场所关心的是,商品触底回升后,向上动力有多足,是否还会“二次探底”?

  “关于反弹的幅度和持续性问题,或者说‘二次探底’问题,要从两个维度去思考。”李而实表示,一个是美元问题,一个原油的供给问题,这两个驱动因素是导致整个商品快速回落的核心。如果美联储度过了其加息最快阶段的信号明朗,或者原油市场不具备大幅释放供给条件的信号明确,那么商品的向上驱动会较为明确。

  在他看来,在此之前,多头还是要相对聚焦在估值已经大幅回落、供应偏紧更为明确且与国内增长修复更密切的品种上。

文章来源:期货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