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农业生产重点:护好“油罐子” 大力扩大大豆和油料生产

内容详情

品种专区

农业生产重点:护好“油罐子” 大力扩大大豆和油料生产

浏览量

  稳住农业基本盘、做好“三农”工作。近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保障好初级产品供给是重大战略性问题,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今年以来,国际粮食价格走出“过山车”行情,全球粮食供应链脆弱性凸显,保供成为多国的优先选项。我国多年以来重视“中国碗装中国粮”,稳稳把握“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观。2021年,全年粮食产量再创新高,连续7年保持在1.3万亿斤以上。

  然而,“越是有粮食吃,越要想到没粮食的时候。”居安思危,我国农村农业发展仍在多方面存在较大发展潜力。其中,国内的大豆和油料生产作为农产品被划定为明年重点。

  国产大豆有困局、有突破、有潜力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强调,“要全力抓好粮食生产和重要农产品供给,稳定粮食面积,大力扩大大豆和油料生产,确保2022年粮食产量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

  大豆和油料生产作为农产品被重点提及。2020年以来我国持续强调粮食安全,并着力于供给端结构做出调整。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稻谷、小麦、玉米分别占全年粮食总产量的31.17%、20.06%、39.91%。其中,占比重接近40%的玉米,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粮食产量主力军,而大豆占比仅有2.4%。

  大豆天下网首席分析师刘冰欣表示,近年来,由于国内玉米深加工产能增速较快,玉米库存去化彻底,叠加大豆种植补贴力度逐年增加的前提下,2016/17-2020/21年度国内大豆面积增幅明显,据国家粮食信息中心数据显示,国内大豆种植面积从650.6万公顷增加到988.2万公顷,年平均增幅为6.19%;主产区黑龙江2018-2021大豆面积年平均增幅为9.46%。

  2020年以来全球疫情暴发,生猪供给需求加大,维持饲料价格稳定成为必须面临的课题。2021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上指出要施行“稳大豆,增玉米”的政策基调,叠加玉米本身的种植效益始终还是好于大豆,因此2021/22年度产区玉米面积大增而大豆锐减。但其后,今年国家实行的一系列政策,如增加临储拍卖的陈小麦和水稻,以及加大玉米进口的各项政策来看,已经充分保证了玉米的有效供给,因而2022/23年度的面积政策将重新回到扩大油料作物生产的基调。

  由于大豆和玉米在种植面积上具有很强的竞争性,而农户也是更看重作物的比价效益。同时,今年国内外大豆价差达到了近十年的高位,廉价进口豆挤占了大量国产豆需求空间。

  “我国大豆的需求量庞大,国内生产量可以满足食用豆制品的需求,但从单产来看,相较国外还有巨大的进步空间,提高单产是提升国内大豆产量的重点。”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司伟说。

  扩大大豆和油料生产降低供应风险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司伟表示,“十四五”时期,是推进农业现代化,加快农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在此大背景下,我国大豆供给85%依靠进口,而国际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加大了对国际粮食供应链稳定性的担忧,对于国际市场的依赖也增加了供应风险。随着国民食物消费结构的升级,豆制品的需求也相应增加,保障大豆生产对粮食安全有重要意义。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吕开宇提出,进口大豆的国内外环境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大豆主产国的灾情等因素牵动我国大豆价格与供给。2020年3月,巴西洪涝灾害和疫情等因素,导致巴西出口受限,直接导致国内大豆价格高涨,并且传递到整个大豆产业链。2021年6月,巴西遭遇大旱,大豆减产严重,不仅导致我国大豆进口受限,也推高了我国大豆价格。

  中国农业大学经管贸易经济系主任李春顶表示,今年以来,各国爆发能源危机,在此背景下,生物燃料的需求进一步提升,可以预想,大豆的需求未来也将进一步增长。

  从市场角度观察来看,中信建投期货养殖行业研究员魏鑫表示,今年国际植物油市场波澜不断,棕榈油、菜油、豆油等大宗油脂价格纷纷走高。新冠疫情下供应链、生产端受损是主要原因,同时欧美国家货币增发引发的通货膨胀也是重要推动力,而我国油脂油料严重依赖国外进口的被动局面导致长期受到国际市场的波动影响,叠加同主要的油料进口国如美国、加拿大等存在一定程度的贸易争端和政治角力,当我国自身油料供应能力提升后,一方面能够保障我国油脂供应和价格的稳定性,另一方面也可以在贸易和政治角力中转换主被动形势。

  吕开宇表示,提出扩大大豆和油料生产,是我国着眼国家战略需要,让粮食安全更具有韧性,调整国内布局、优化国际进口格局的延续和深化。某种意义上,也是我国提升粮食安全总量安全的同时,提升结构安全的重要组成。

  种业企业或成扩产主力军

  2021年大豆的种植面积不可避免被挤占,接下来如何促进总量和质量协同发展,稳中有进成为农村的工作重点。

  司伟提出,我国耕地面积毕竟有限,做好合理的规划,制定长远的目标,比如大豆和玉米的轮作,划定年限,有利于土地的可持续发展,也利于保持总量的稳定。

  司伟表示,提高单产的关键在于提升研发能力,在这个方面,我国种业企业还有较大发展空间,着力于生物技术的研发:提高单产、增强抗逆性、提升对气候的适应能力。此外,还要重视组织制度的创新,通过科研投入组织方式的变化,投入的力度增加,使我国种业更具竞争力,这也是目前的痛点所在。

  李春顶还表示,市场化的手段积极引导大豆与油脂的生产与供给同样重要。

  魏鑫从市场角度指出,建议在强调供给侧优化的同时,推动消费侧的进步,优化和丰富我国的油脂消费结构,推广健康用油理念。供给侧调整短期可以依赖政策,但长期还是需要市场作为主要力量,可以推动具有我国特色的油脂油料产业,充分保护非转基因油料品种的种植,促进油料品种的研发迭代。

  刘冰欣表示,去年黑龙江采取了大豆转种玉米且在调整区域之内的耕地,在种植者补贴的基础上额外增加150元/亩的补贴,起到了较好的引导作用。加大大豆、菜籽、花生等油料作物的种植补贴力度,保障效益或许会极大的增加农户的种植积极性。此外,在增加进口国际市场食物方面,既要考虑到进口配额的压力,在补充国内食物供给不足方面,多增加一些替代品的进口,既能缓解国内饲料不足,也不至于太多冲击玉米的配额;同时要打造稳定可靠的国际食物供给链,让利于重要农产品重点进口来源国,与其构建多赢局面。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