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2022年GDP增速目标大概率为5.5%左右

内容详情

资讯中心

2022年GDP增速目标大概率为5.5%左右

浏览量
【摘要】:

       [ 在2021年GDP增速目标为6%以上的背景下,我们认为2022年GDP增速预期目标大概率为5.5%左右。在2021年前三季度GDP两年平均增速为5.2%的背景下,全年GDP两年平均增速大概率位于5%~5.2%之间。如此一来,2021年GDP增速实际值将低于2022年GDP增速预期目标约0.4个百分点,“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将成为2022年宏观经济的主基调。 ]

       2021年初,我们做了题为《经济“上”,货币“稳”,有色、原油、A股“优”》的年度宏观经济与大类资产配置展望报告。报告的主要观点是:2021年我国宏观经济内生动能增强,出口存在超预期的可能;2021年货币政策的宽松力度弱于2020年,但是边际收紧程度可能低于市场预期;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看好有色金属、原油以及A股,这三者有望在大类资产配置中占优。

       展望2022年宏观经济形势,我们分析的逻辑起点是,2021年GDP增速实际值与2022年GDP增速预期目标的差距有多大?如果2021年GDP增速实际值远低于2022年GDP增速预期目标,则“稳增长”大概率在2022年的宏观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具体来看,在2021年GDP增速目标为6%以上的背景下,我们认为2022年GDP增速预期目标大概率为5.5%左右。在2021年前三季度GDP两年平均增速为5.2%的背景下,全年GDP两年平均增速大概率位于5%~5.2%之间。如此一来,2021年GDP增速实际值将低于2022年GDP增速预期目标约0.4个百分点,“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将成为2022年宏观经济的主基调。

       接下来的问题是,2022年该如何“稳增长”?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了解宏观经济“三驾马车”各自的特点。

       首先,出口具有“外生性”,其增速主要取决于全球宏观经济走势,我国较难对其进行有效调控,但是出口对我国宏观经济有较大的拉动作用。

       其次,消费是“慢变量”,且具有较强的顺周期性,在宏观经济下行期,靠消费拉动GDP增长的难度较大。

       最后,固定资产投资是“快变量”,其中,制造业投资与出口具有较强的关联性,且具有一定的顺周期性。与此同时,基建投资是逆周期调节的传统“抓手”。此外,房地产投资作为“经济周期之母”,对宏观经济有较直接且全面的拉动作用。

       我们认为,2022年进出口增速大概率较2021年下行,但是不必对2022年进出口金额累计同比过分悲观。这一判断的依据有三点:数量方面,2022年美国销售总额同比将依旧高于库存总额同比,叠加考虑美国库存销售比处于历史低位,美国明年上半年还将处于主动补库存阶段。从ISM制造业PMI看,该指标处于本轮周期高点的右侧,全年大概率前高后低,但是2022年跌破荣枯线的概率较低。价格方面,2021年11月大概率是本轮PPI周期的高点,2022年PPI同比大概率逐季下行,四季度大概率处于负值区间,总体呈“前高后低”走势。历史经验方面,在前期大跌之后,进口与出口金额累计同比通常在第一年冲高,第二年大概率高位徘徊,或者小幅下行。

       在2022年出口增速较2021年下移的背景下,预计2022年城镇调查失业率面临一定压力,中枢大概率高于5%。但是考虑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8次提到“就业”,对就业问题高度重视,预计2022年城镇调查失业率升破5.5%的概率较低。同时,猪肉CPI当月同比大概率总体上行,交通工具用燃料CPI当月同比大概率总体下行,核心CPI当月同比大概率前高后低。综合来看,2022年CPI当月同比走势总体较为平缓,中枢大概率较2021年上移。在以上分析的基础上,预计2022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大概率在2021年的基础上小幅上行。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境外输入压力持续存在,以及消费增速的长周期走势,预计2022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三年平均增速难以修复至疫情前的水平(8%)。

       2021年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大概率不低于30%。在此背景下,考虑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两次提及“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预计2022年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大概率不低于10%。在2022年出口金额累计同比以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均较2021年下行的背景下,叠加三季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企业家信心指数、制造业贷款需求指数均较二季度下行,预计2022年制造业投资有望录得较高增速,但是较2021年大幅上行的概率较低。以高技术制造为代表的机电产品在出口中的占比高达58.0%,且是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在海外需求较为旺盛以及国内产业政策的大力扶持下,高技术制造业投资有望在2022年继续录得高增速,在较大程度上拉升制造业投资增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据此推断,2022年基建投资可能面临支撑,且全年大概率前高后低。但是我们注意到,会议指出,“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严肃财经纪律”“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与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该表述保留“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更改“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为“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新增“严肃财经纪律”。以上三点均利空基建投资增速。此外,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各地区各部门要担负起稳定宏观经济的责任”,但是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终生问责、倒查责任”约束还在起作用。综上,预计基建投资增速有望较2021年上行,但大幅上行的概率较低。

       2021年下半年我国宏观经济承压下行,原因之一是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加大,对房地产投资增速形成利空。12月6日的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坚持“房住不炒”定位的同时,提出积极加强预期管理,支持商品房市场更好满足购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因城施策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11月居民按揭贷款改善,商品房销售面积降幅收窄,土地市场出现积极变化,100个大中城市成交土地溢价率企稳回升。考虑到2021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前高后低,叠加2022年下半年出口增速承压背景下房地产投资重要性凸显,预计2022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大概率前低后高,且全年增速不会太低。

(作者系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