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播种面积降至1.26亿亩 大豆振兴计划任重道远

内容详情

品种专区

播种面积降至1.26亿亩 大豆振兴计划任重道远

浏览量

  “我今年没有种玉米,全种大豆。”2021年,李士臣种了300多亩的大豆,虽然从效益来看,大豆逊于玉米,但相较于玉米,大豆投资少、国家补贴力度大、种植风险小。

  李士臣是黑龙江佳木斯富锦市二龙山镇春光村村民。他对第一财经称:“今年种一垧(15亩)地,玉米净收益6000~6500元,大豆4000元左右。”

  12月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粮食产量数据,高产作物玉米产量同比增加238亿斤,增长4.6%。与之对应的是,大豆产量同比减少64亿斤,下降16.4%。同时,玉米在今年的粮食增产量(267亿斤)中,占89.1%。

  这意味着,作为三大主粮之一的玉米,正在挑起中国粮食连年丰产的大梁。然而,于2019年重启,2020年、2021年分别继续实施的大豆振兴计划,目标实现不尽如人意。

  玉米增产与大豆减产

  在中国,全年粮食按照季节来分,有夏粮、早稻、秋粮三季;按品种来分,有谷物、大豆、薯类三种。其中,谷物主要包括稻谷、小麦、玉米三类。而这三大谷物中的水稻、小麦,又被称为“口粮”。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种植结构来看,玉米种植面积增加3090万亩,大豆播种面积减少2200万亩。而玉米是高产作物,大豆是低产作物,由此带来粮食产量结构的变化,即玉米增产、大豆减产。

  由于大豆与玉米存在明显“争地”关系,对于二者种植面积的一增一减,国家统计局农村司副司长王明华解读称,去年以来,玉米价格大幅上涨,种植效益提高,农民种植玉米意愿增强,以及大豆收益与玉米相比较低,农民种植意愿减弱。

  对于是种玉米还是种大豆?李士臣算了一笔账。他自称在当地,种大豆平均亩产能达到300多斤,差一些的农户只有200多斤。但是种玉米,亩产就高多了,高的能达到1300多斤,差一些的也能达到1000多斤。

  从经济效益来看,按照今年的价格、产量,种玉米要好于种大豆。种一垧(15亩)大豆能卖12500元,成本11500元~12000元。去掉成本后,折算收入500元~1000元,再加上3500多元的大豆补贴,净收入4000元~4500元。而种一垧(15亩)玉米能卖19000元,成本13500元~14000元,去掉成本后,折算收入5000~5500元,再加上1000多元的补贴,净收入6000元~6500元左右。

  当然,这也跟每年玉米、大豆的产量与价格有着密切关系。李士臣称,如果选择的品种不行,或者遇到灾害年景,玉米倒伏,产量就会下降,再加上收获费用高,收益有可能就不及大豆。而且大豆投入少于玉米、补贴远高于玉米,损失不至于太大。

  此外,种大豆要远比种玉米省事。据李士臣介绍,在种植环节,大豆从5月中旬开始播种,到10月收获,并不需要太多的打药施肥工作;如果种玉米的话,从5月上旬播种,又要施肥,又要打药。到秋天收获,本身大豆的产量就低,出动农用拖拉机,用不了几趟就可以全部收获,玉米的话,就要往返晒场、地头多趟。

  有过20多年种地经验的李士臣总结道:“种玉米比种大豆,表面上虽然能多挣一些钱,但工作量要大得多。”

  2021年的大豆减产,除了播种面积下降以外,还跟每亩产量比上年减少2.3公斤,同比下降1.8%有关。

  对于大豆亩产下降,李士臣解释称,这仍然跟规避玉米风险有关。在东北,原本应该是玉米、大豆轮作,这样既能保证地力,又能保证作物产量。有些农户已经连续4~5年种植大豆,结果导致地力变差,一垧地会少产300~400斤。

  大豆种植面积不及1.4亿亩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1年稻谷、小麦、玉米分别占全年粮食总产量的31.17%、20.06%、39.91%。其中,占比重接近40%的玉米,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粮食产量主力军,而大豆占比仅有2.4%。

  原产于中国的大豆,是中国开放最早、进口量最大、市场化程度最高、与国际接轨最彻底的大宗农产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世界最大的大豆出口国逆转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进口量从1995年的100万吨增长到2020年突破1亿吨,25年时间增加了100倍。目前,中国大豆进口量占全球大豆贸易总量的60%。

  由于大豆长期产不足需,对外依存度高,进口已经成为常态,净进口已有26年。以2020年为例,大豆进口依存度超过80%,达到83.7%。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农业农村部重启大豆振兴计划,确定了“到2020年,全国大豆种植面积力争达到1.4亿亩”的目标。随后,2020年、2021年,农业农村部继续实施大豆振兴计划,并再次确认了这一目标。大豆播种面积2019年1.40亿亩、2020年1.48亿亩,同比增幅分别为10.9%、5.9%。然而,到了2021年,大豆播种面积1.26亿亩,比上年减少2200万亩,下降14.8%。

  当前,中国大豆市场已形成食用和饲料两个相对独立的市场,国产大豆主要用作食品、加工豆制品和大豆蛋白,进口大豆主要用于满足国内植物油和蛋白粕需求,20%加工成油脂,80%加工成豆粕。

  对大豆采取适度进口政策,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农委主任委员陈锡文在《农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称,要打造稳定可靠的国际食物供给链。让利于重要农产品重点进口来源国,与其构建多赢局面。

  陈锡文在文章中称,一定要跳出国际贸易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买一卖的传统观念。ABCD四大粮油企业在国际上从事的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粮食买卖。陈锡文说,我们现在很多粮油品种进口都是世界第一,但是从来没有买到过多少一手粮,所谓一手粮就是从农场买的地头粮。我们只能在ABCD粮油企业那里买到二手粮,为养好、养肥ABCD粮油企业做了巨大贡献。因此,一定要转变观念,做国际大粮商应该做的事情,这样才能真正在国外建立起安全可靠的食物供给链。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