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美国抑制高油价举措面临挫折

内容详情

品种专区

美国抑制高油价举措面临挫折

浏览量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通胀水平持续位于高位。美国总统拜登近期已多次表现出抑制原油价格上涨以帮助降低美国通胀压力的决心。但分析认为,考虑到主要产油国增产步伐依旧缓慢,全球原油需求持续恢复以及应对措施效果局限性等因素,美国抑制高油价的行动正面临挫折。

  美加快应对高油价

  美国劳工部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9%,高于市场预期;同比涨幅达6.2%,是1990年11月以来最大同比涨幅。

  能源价格上涨是推动美国10月CPI上涨的主因之一。10月美国能源价格大幅走高,环比上涨4.8%,同比上涨30%。

  原油价格上涨正令美国汽油价格持续上升。10月,汽油价格环比上涨6.1%,同比上涨49.6%。根据伦德伯格调查公司的数据,过去两周美国平均汽油价格为每加仑3.49美元,涨幅为5美分,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1.30美元。美国汽车协会预计,只要原油价格维持在每桶80美元之上,油价的上涨就会持续推升汽油价格。

  面对美国CPI水平日益攀升的局面,美国总统拜登10日承认,消费者正为日常商品支付过多,并承诺将采取行动应对高通胀。拜登表示,他已经要求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EC)降低能源使用成本,并要求联邦交易委员会(FTC)打击能源领域的市场操纵,从而逆转通胀上涨势头。

  拜登近期在多个场合呼吁产油国增加产量,以帮助抑制油价上涨趋势。据美联社报道,在不久前于罗马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拜登曾与其他原油消费国讨论,如何对产油国施加影响,以及如果沙特和俄罗斯不愿意增产该如何应对。

  不过,欧佩克及其伙伴国并未接受拜登的施压。欧佩克及其伙伴国4日决定,将继续谨慎地逐月提高产量,并决定根据原定时间表,将12月的日均产量仅上调40万桶。

  美联社报道称,俄罗斯和沙特目前在增产问题上的谨慎态度均十分坚定。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表示,目前的决定已充分考虑了原油市场的各种因素,包括部分国家储备增加,冬季季节性需求下滑,以及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的传播等因素。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表示,欧佩克成员国均强调其维护市场稳定的承诺。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表示, 预计明年第一季度或者第二季度原油市场将恢复供需平衡,逐步增产将实现平稳过渡。

  释放储备效果或有限

  有观点认为,欧佩克及其伙伴国继续在增产方面保持谨慎,或将进一步促使拜登政府加快推进释放战略石油储备(SPR)等应对措施。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不少业内分析认为,美国当下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对于油价的影响或将十分有限,甚至还会使原油供应在真正的短缺紧急情况来临时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市场分析师约翰·肯普在写给路透社的专栏文章中表示,释放战略原油储备在短期内是否会对原油价格产生明显影响尚不确定,因为可以释放的原油数量十分有限。根据相关立法的规定,只有在面临“严重的能源供应干扰”时,美国才可以释放其原油储备,即需要从规模和持久性等方面确认短缺紧急状态的存在,单纯的价格上涨并不意味着存在短缺紧急状态或经济因此面临严重威胁。即使在当前情况下采取释放战略原油储备的行动,可释放的规模预计将在3000万桶以下,与欧佩克及其伙伴国的日产量约为4000万桶相比,释放的储备能够对价格造成的影响相当有限。

  肯普认为,要想对油价产生显著且持久的影响,拜登政府还需要结合其他的政策措施来帮助增加美国的原油产量,以及继续敦促欧佩克及其伙伴国加快增产步伐。

  美国价格期货集团高级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9日表示,大多数人相信美国将联合其他国家释放战略原油储备,那只会对欧佩克挑起原油生产战争。市场经验显示,释放战略原油储备将会适得其反,最终将会导致油价涨得更高,最终使全球消费国受损。

  油价未来走势存不确定性

  当前,油价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市场对于油价走势分歧依然明显。

  一些观点认为,从供需基本面来看,石油供应可能处于平均水平下端,将继续对油价形成支撑;石油需求仍将逐渐上升,有望进一步支撑油价走高。

  从供应端看,超过每桶80美元的油价让欧佩克及其伙伴国不急于增加市场供应。有分析指出,欧佩克及其伙伴国的谨慎态度意味着原油价格仍将维持在高位,这也将有助于产油国获得更高的收入。缓慢增产带来的价格下跌风险将会小得多,尤其是在今冬全球经济和疫情形势仍不确定的背景之下。

  沙特在5日上调了12月份对所有买家的官方原油售价,上调幅度超过外界预期,这显示出沙特认为今后几周市场供应将会紧张。

  需求方面,美国众议院在6日晚些时候通过了规模为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市场预计这一法案成为法律后将推动石油需求。此外,美国政府从8日开始接收数十个国家已接种疫苗游客的入境,预计将对航空煤油需求带来提振。

  美国能源信息局9日上调了今年四季度全球石油和液体燃料消费的预测,并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原油需求将超过供应,但库存将在2022年增加。布伦特原油四季度平均价格预计为每桶82美元。

  不过,也有一些分析认为,受季节性因素、疫情不确定性、产油国政策以及市场主体间的博弈等因素影响,油价也面临下行风险。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欧洲石油需求10月出现下降迹象,全球原油需求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第一季度或将出现季节性下降。由于疫情反弹和一些国家疫情防控措施的影响,全球石油需求仍旧承压。

  伍德麦肯兹咨询公司负责宏观石油市场研究的副总裁安-路易斯·希特尔认为,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可能已经开始从高位下降的过程。

  市场研究机构凯投宏观首席大宗商品经济学家卡洛琳·贝恩认为,随着产油国提高产量,石油市场将会出现供大于求,预计到2022年年底,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将降至每桶60美元左右。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