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多地苹果低价滞销:拿什么拯救果农?

内容详情

品种专区

多地苹果低价滞销:拿什么拯救果农?

浏览量

  记者在陕西、山东、山西等多个苹果主产区采访了解到,受境外疫情蔓延致我国苹果出口难、国内主销区市场相对饱和、夏季时令水果陆续大量上市等多重因素影响,本应在近期完成的2020年所产苹果腾库清库工作进展缓慢,苹果价格持续下跌、乏人问津,部分主产区在库苹果出现腐烂。相关人士表示,如果价低滞销情况持续,不仅会和今年所产苹果争夺库容,也会减少苹果主产区果农收入,不利于苹果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出库慢于常年 部分果品开始腐烂

  记者在陕西、山东、山西等多地苹果主产区采访时看到,与往年此时大量半挂货车等候运送苹果的热闹场景不同,今年这些地方基本不见果品运输车辆的踪影;一些长期堆放在气调库内的苹果,因存放时间较长,已开始腐烂。

  地处渭北旱塬的陕西省白水县,素有“中国苹果之乡”的美誉,因为土层深厚、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白水县被世界园艺学会认定为地处世界苹果最佳优生区。

  陕西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白水圣源果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拴柱说,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白水建起了包括品种选育、果树栽培、生长管理、农资经营、品牌营销等在内的苹果全产业链体系,完整的产业结构让白水成为名副其实的果乡,带动当地及周边县区果农依靠苹果走上致富路。

  “圣源果业是一家具有出口经营权的标准化企业,年苹果销售量长期稳定在3000万斤左右,5月底前完成上年所储苹果的腾库、清库,为即将开始的嘎啦等早熟品种预留出足够库容,已经形成惯例。但是今年的情况令人不解:今年以来,还有15%的苹果储存在气调冷库中,十几天走不出一辆半挂货车成常态,而且一斤苹果的销售价格已经从去年的4元左右下滑到了不到2元,没人上门询问果品价格和库存数量,苹果销售的‘寒冬’似乎提前到来了。”他说。

  在陕西省白水县合兴果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多个气调库内,《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已经装箱的个大、色红、果型端庄的优质苹果堆积其间,随手打开一个包装箱,发现了两个已经发白、开始腐烂的苹果。公司董事长问晓林说,包括自销和代存,他们企业每年的苹果库容在1000万斤左右。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泰国为代表的东南亚市场进口中国苹果数量断崖式下跌,2月以来,公司出口的苹果只有10条货柜总共40万斤,这与正常年景二十天就可达到同样水平的出口量形成巨大反差。

  “疫情导致国际海运受阻,货柜堆积在进口国港口无法返回,一条货柜的运费从正常时的7000元涨到了现在的1.7万元,为了履行合同,苹果还必须发出,一条货柜亏损一万元是实情。去年企业收购果品有1250万元贷款即将到期,而国际市场苹果销售遵循的是‘先发货后付款’规则,终端销售不畅,企业回款不力,对企业的征信记录和今年苹果收购都产生了较大影响。”问晓林说。

  山东省栖霞市是我国传统苹果主产区,记者走访发现,与往年此时上年所产苹果基本销售完毕的情况相比,今年当地苹果出现滞销,目前仍有一半储藏在冷库内。栖霞市苏家店镇榆林头村党支部书记陈为忠说,苹果出库和销售旺季一般出现在春节、元宵节以及从清明到五一这段时期,然而,今年的销售高峰一直没有到来,果价也出现走低的态势:“目前这里的苹果价格每斤仅为0.8元左右,不仅远低于2018年同期每斤5元的水平,就是与2019年和2020年每斤2元的同期价格相比,也相差甚远。更为关键的是,现在基本上就没有买者。”

  在栖霞当地收购苹果的一位客商介绍,以往他们一天能卖100箱左右,目前一天只能售出20到30箱,市场需求量变小,他们也没有能力帮助当地消化库存。

  山西省临猗县北景乡西陈翟村果农周红星说,他在2016年建起了5个气调冷库,总库容在750万斤以上,今年以来,他这里仍有大量苹果储存在冷库内。“最近清库很慢,每天只能销售两万多斤,而且主要通过电商发货,线下客商连上门问价的都没有,更别提购买了。”他说。

  作为山西最大的苹果生产基地县,临猗全县的销售形势更不乐观:截至7月上旬,当地还有一百多万斤苹果没有出库,销售压力逐日加大。

  品种结构单一 市场供过于求

  今年我国苹果主产区出现苹果价低滞销,既有境外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苹果出口下降的原因,也是近年来我国苹果种植面积逐年增长但国内消纳程度有限的市场反映。

  《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大量同质化重复建设导致我国苹果生产呈现富士“一家独大”局面,缺少早、中、晚熟相衔接的品种结构,造成同一时间段内大量苹果集中上市,影响价格和销售。山西省运城市果业发展中心营销指导部副部长李少轩说,我国苹果种植面积年年增长,产量不断增加,在国内消费市场容量有限的情况下,苹果早已处于“供大于求”状态,出现“卖果难”。

  李少轩表示,“虽然每年都会有大量苹果存入冷库,但今年待出库苹果数量创近几年新高,主要原因就是春节和元宵节期间销售不景气。当前,由于苹果库存偏高,价格持续疲软,市场抛售甩卖已成必然,加速时令水果上市的冲击,消费需求也在下降,最终引发苹果滞销。”

  陕西苹果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杨细训说,经过多年发展,中国苹果面积已占世界苹果种植总面积的50%左右,年产量达到4000万吨以上,其中80%是晚熟红富士品种。“从山东到陕西,绝大部分库存苹果是红富士,缺乏适应不同时期、不同人群的新品种,让产量逐年递增的苹果市场面临激烈的国内竞争,在市场基本饱和的情况下,按期按价销售已很艰难,降价去库存更加艰难。”

  随着时间推移,苹果滞销已对果农造成了影响。当前正值苹果套袋时期,栖霞市苏家店镇榆林头村村民范庆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生产价格不断上涨,如果雇人给苹果套袋、收获时摘袋,人工费用是每个苹果0.2元,加上纸袋本身0.04元,一个苹果仅套袋一个环节,就增加了0.24元。“我家种了7亩果园,每年要用13万个袋左右,今年苹果效益不好,我准备和妻子自己动手,完成所有种植环节。”

  苏家店镇果树站站长牟日敏说:“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苹果卖不出去,果农就不舍得在种植上多投入,没有投入,苹果品质会变得更差,更加卖不出去。”

  “一句话,中国苹果还是老问题:好的不多,多的不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园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赵政阳说。

  长短举措相结合 促产供销有机衔接

  相关人士建议,采取长短结合的有效措施和机制,解决库存苹果量大、价跌、销售难等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包括中石化陕西分公司在内的中央企业地方分支机构,已经出台了“加油送苹果”等实际举措,助力降低库存。杨细训建议,动员和调动中央企业优势,将“加油送苹果”举措进一步推广,同时邮政等快递物流企业,也可以出台降费等举措,帮助农民解决当下困难。

  当前苹果产能过剩,而我国果园种植方式多为乔化稀植,品种多为传统富士。“需继续加强矮化密植技术的推广力度,扩大以‘烟富1号’、‘白水一号’为代表的易管理、产量高、品质好品种,加大成熟于9月中旬适应中秋、国庆市场需求的‘双节’苹果供应力度,解决单一红富士苹果早采的难题。”牟日敏说。

  李少轩认为,一家一户的小生产明显滞后于市场需求,且不具备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要改变现有的“小农户、大市场”格局,大力提高苹果生产组织化程度,实行规模化生产,产业化经营,完善苹果流通链条,解决生产不问市场、不管市场要求的弊病。

  杨细训说,我国苹果主产区多位于“一带一路”沿线省区,而陕西是中国苹果生产第一大省,可借鉴荷兰打造世界花卉之都的成功经验,利用陕西省白水县等多地地处苹果产业核心区的优势,建设“一带一路”苹果产业集散中心,解决营销、物流等环节不畅通、不对称的矛盾,以此带动中国苹果物畅其流、产业高质量稳步发展。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