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86 9919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 686 9919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德胜东街23号

邮箱:khfw@sxqh.com

网址:www.sxqh.com

Hi , 欢迎选择晟鑫期货,
体验互联网开户。

温馨提示: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 周一到周五09:00 - 15:00;
开户前准备:身份证、银行卡(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手写签名照;进入开户界面,选择“晟鑫期货”。

>
>
>
“欧亚大动脉”苏伊士运河上演“世纪大堵船” 对大宗商品影响几何?

内容详情

品种专区

“欧亚大动脉”苏伊士运河上演“世纪大堵船” 对大宗商品影响几何?

浏览量

  “船、箱、货,全都在错误的地方!”最近几天,全球供应链上每个环节的从业者都发出类似感叹。

  据悉,这艘给苏伊士运河“添堵”的重型货船名为“长赐”号,船长度约400米、宽度约59米,运输能力为22.4万吨,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庞大的集装箱巨轮之一。该货轮于3月23日进入苏伊士运河新航道,因强风等天气原因造成货轮搁浅。其后等待通行的船只目前已超过300艘。作为世界最重要的海运通道之一,苏伊士运河堵塞给本就紧张的全球集装箱船舶运力再添新愁。

  苏伊士运河堵塞,欧美零售商犯难

  一些欧美零售商担忧,运河堵塞波及全球供应链,可能让企业在疫情期间确保稳定库存“难上加难”。

  救援团队在社交媒体上创建账号“苏伊士运河挖掘者”。账号简介说:“尽最大努力,但无法保证什么。”这反映了目前挖掘疏通工作仍充满不确定性,甚至寄希望于潮水涨到一定高度以托起搁浅货轮。

  数据显示,全球海运物流中,约15%的货船要经过苏伊士运河。丹麦“海运情报”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尔斯·延森表示,每天约有30艘重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5.5万个集装箱延迟交付。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苏伊士运河堵塞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

  宜家公司发言人汉纳·莫德说:“这件事对我们供应链的不利影响,取决于救援行动进展及耗费时间。”

  3月28日下午,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表示:“没有船只脱浅的时间表,目前有369艘船等待通过苏伊士运河。从事件的进程来看,远比此前想象中的要复杂。”

  今日凌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表示,救援队尝试今明两天让船只脱险,如果本周二尚不能脱险,将会从船只上卸载货物。

  摩根大通策略师Marko Kolanovic在周四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我们相信并希望局势能很快得到解决,但仍存在一些风险。在极端情况下,运河将被封锁很长一段时间,这可能导致全球贸易严重中断,航运费率飙升,能源商品进一步增加,全球通胀上升。”

  对原油、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有何影响?

  “欧亚大动脉”苏伊士运河“大堵船”令不少市场人士担心国际原油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会因此暴涨。最近几天,国际油价显著上涨。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和Brent原油期货五月合约已经超过60美元/桶。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告诉记者,苏伊士运河“受堵”对于全球海运贸易而言或将产生较大影响,但是对于大宗商品或干散货而言,实际影响不会太大。由于经苏伊士运河的航线大多是集装箱船,而非运送煤、铁、谷物等大宗商品的散货船,因此工业用品与消费品受其影响较大。

  “对于原油和成品油而言,由于亚洲需求强劲,原油和成品油西向运输占比不及东向运输,再加上好旺角航向的替代或补充,这意味着对于原油贸易的影响是短期的。根据克拉克森研究,全年约80%的时间,超大型油轮航行在苏伊士以东地区,主要是中东出口至亚洲地区。而通过苏伊士运河南向贸易主要是北欧原油出口至亚洲,但是占比较小,主要是中东出口至欧洲和北美,但主要苏伊士油轮和阿芙拉型油轮。”程小勇说。

  此外,程小勇认为,在苏伊士运河“受堵”情况下,石油运输还可以通过管道运输和转道好旺角航线,只不过会增加一定的成本。2020年4月,因疫情以及低油价的影响,许多集装箱船以及油轮选择绕道好望角,而并非苏伊士运河。部分海运代理商认为,绕道好望角不一定会增加运输成本,因为额外的燃油费几乎与苏伊士运河收取的通行费用相当,只不过绕道好望角会增加一周左右的航行时间。

  光大期货能源化工总监钟美燕认为,这条东西方向的运河还将面临堵塞的局面,且时间越长,对市场的影响也会越大。钟美燕认为,苏伊士运河堵塞对市场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集装箱运费将大幅上涨。苏伊士运河承载世界海运贸易量的10%,全球约有25%的集装箱运输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而此次苏伊士运河的堵船事件,已经对全球贸易市场产生较大的影响。亚洲地区集装箱紧缺问题或进一步恶化,从而导致集运价格快速增长,物流成本提升。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油轮运费也有所上行。

  二是如果苏伊士运河的拥堵需要数周才能解决,那么包括马士基和赫伯罗特等集装箱航运公司将会选择改变航道,绕航好望角。波斯湾向欧洲海运到达欧洲将增加15天的航程,到达美国将增加 8—10天的航程。这会造成中东(出发地)与西方(美国及欧洲)原油的供需节奏不匹配,造成东弱西强的局面,或将进一步影响原油价格走向。

  三是成品油跨区域贸易将严重受阻。特别是亚洲成品油过剩严重、欧洲炼厂逐渐关闭现状下,波斯湾及印度西海岸的航空煤油和柴油会择机从亚洲流向欧洲及北美地区,而这一贸易路径往往是靠苏伊士运河实现跨区套利。运力瞬间抽紧,相对封闭的地中海油轮运费市场波动率预计受影响最大,并依次向波斯湾市场及远东市场传递,亚洲市场的成品油出口承压。从石脑油来看,4月东西方石脑油价差(日本和欧洲西北部交付石脑油货物价格之间的差异)已经上涨。

  钟美燕认为,在此背景下,市场对于“通胀”的预期又卷土重来。值得注意的是,上周五原油等大宗商品资产大幅跳涨,我们认为“苏伊士运河集装箱船搁浅”事件可能成为煽动通胀翅膀的那只“蝴蝶”,市场将持续关注大国博弈、通胀驱动等对油价的再次向上驱动因素。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市场担忧供应链的情绪加剧,导致油价上涨,但欧洲多国为应对新一轮疫情收紧防控措施仍会抑制原油需求,再加上美国等产油国运输渠道未受影响,国际油价上行空间有限。对于有色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而言,苏伊士运河并非重要的运输通道,对其影响或有限。

  或将加重一箱难求、海运运价高涨等问题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货物贸易回暖,带动国际海运需求大幅增加,多地港口出现集装箱一箱难求、海运运价高涨等问题。市场人士认为,如果苏伊士运河堵塞延续,大量货船无法周转,必将导致海运费率提高,增加全球贸易成本,导致连锁反应。

  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出口在去年创下历史新高后,今年前2个月再次大幅增长超过50%。而作为国际物流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超过九成以上的货物进出口运输依靠海运来完成。因此出口实现“开门红”,意味着对海运运力的大量需求。

  在程小勇看来,目前苏伊士运河对商品价格的提振主要在于市场对运输成本上涨的预期和通胀预期。苏伊士运河受堵会进一步加剧集装箱的供应紧张压力,由于全球对载运集装箱的货船需求暴增,连散货船也开始供不应求。在全球供应链复苏面临瓶颈的眼下,这可谓是“火上浇油”。除了装载大量消费品的集装箱被“卡”在了苏伊士运河外,还有不少空集装箱也被堵在了那里。在全球供应链亟待恢复的情况下,集装箱在欧美港口大量搁置,或将加重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同时给海运运力带来极大挑战。

(文章来源:期货日报)